新聞頻道首頁 | 昌樂新聞 | 文化·文學·故事·風物 | 濰坊新聞 | 山東新聞 | 國內新聞 | 社會萬象 | 國際新聞 | 娛樂追蹤 | 熱點專題 | 曝光臺 | 點擊此處發布!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昌樂新聞網 > 社會萬象

北京“動批”一代謝幕 商戶將遷至燕郊天津等地

發布:2017-12-1 14:49:32  來源:轉載  瀏覽次  編輯:佚名

  原標題:動批一代謝幕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已經經營十多年的服裝店的店員合影留念。他們來自全國各地,當天就要離開北京前往天津玉蘭莊,在那里的店鋪開始新生活。11月30日,“動批”商圈最后一家市場“東鼎”閉市。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已經經營十多年的服裝店的店員合影留念。他們來自全國各地,當天就要離開北京前往天津玉蘭莊,在那里的店鋪開始新生活。11月30日,“動批”商圈最后一家市場“東鼎”閉市。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在東鼎經營女裝店二十多年的老李在他的金杯前抽完一支煙,沒再看一眼這棟樓,上車奔向燕郊的方向。

  11月30日下午兩點,隨著瘋狂的叫賣聲漸漸落下,北京東鼎市場正式閉市,標志著由12大服裝市場組成的“動批”商圈正式告別歷史舞臺。

  東鼎市場建于1998年,是“動批”商圈的第一批市場之一。北京“動批”商圈形成于上世紀80年代,最初起源于一批路邊服裝攤位,歷經30多年,聚集了12家市場,整個地區市場建筑面積約35萬平方米,攤位數達1.3萬個,日均客流量高峰時可達六七萬人,曾是中國北方地區最大的服裝批發集散地。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店鋪的店員正在進行閉市前的促銷。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店鋪的店員正在進行閉市前的促銷。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店鋪的店員正在推銷商品,手中整理著近年流行的國際品牌標簽。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一家店鋪的店員正在推銷商品,手中整理著近年流行的國際品牌標簽。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年輕女店員向顧客推銷商品。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29日,北京東鼎市場,年輕女店員向顧客推銷商品。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30日,北京東鼎市場,叫賣的店員。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30日,北京東鼎市場,叫賣的店員。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東鼎市場里的商戶來自全國各地,其中許多人十多年前只身來到北京時只有十幾歲,一無所有,從動物園附近的街邊攤開始掙到第一桶金,在北京買房、成家并育有幾個子女、開第二家商鋪。東鼎里一間不到10平米的小店面常常負擔著一家幾口人的營收。

  2014年,北京出臺了全國首個以治理“大城市病”為目標的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要求在核心區嚴格禁止制造業、建筑業、批發業等。2015年1月11日,位于“動批”的天皓成市場作為首個整體撤市的市場閉市。隨后兩年多時間里,動批地區的服裝批發市場陸續摘牌、騰退閉市,先后疏解了聚龍、惠通永源、四達、萬容天地、眾合、世紀天樂等市場。

  “動批”最后一天的到來,在很多商戶眼里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閉市后,他們將去往北京大紅門、河北燕郊、天津,也有人選擇前往廣東繼續打拼。

東鼎市場,甩貨促銷的提包。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東鼎市場,甩貨促銷的提包。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二層,商家正在打包發給客戶的服裝。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二層,商家正在打包發給客戶的服裝。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30日,東鼎市場,一家鞋鋪的墻面上貼滿了快遞的標簽。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30日,東鼎市場,一家鞋鋪的墻面上貼滿了快遞的標簽。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地下一層,關閉的商鋪。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地下一層,關閉的商鋪。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30歲的麗麗在自己家的攤位上。她和母親來自遼寧葫蘆島,已經在這里打拼了10年。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30歲的麗麗在自己家的攤位上。她和母親來自遼寧葫蘆島,已經在這里打拼了10年。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一名導購員看著平板電腦。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29日,東鼎市場,一名導購員看著平板電腦。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一名女店主腿上纏著毛衣取暖。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29日,東鼎市場,一名女店主腿上纏著毛衣取暖。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48歲的邵玉玲在收攤,在考察過周邊幾個市場后,這次她決定離開北京。邵玉玲是安徽阜陽人,2000年來到北京后一直在這個攤位做家紡生意。邵玉玲的女兒跟她一起在北京生活,兩個兒子因無法在京高考都在老家上學。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東鼎市場,48歲的邵玉玲在收攤,在考察過周邊幾個市場后,這次她決定離開北京。邵玉玲是安徽阜陽人,2000年來到北京后一直在這個攤位做家紡生意。邵玉玲的女兒跟她一起在北京生活,兩個兒子因無法在京高考都在老家上學。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二層,夢夢坐在打包好的行李箱上,等待和同事出發前往位于燕郊的東貿國際服裝城。今年20歲的夢夢3年前從河南信陽來到北京,經人介紹來到動批做導購,現在月收入過萬。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二層,夢夢坐在打包好的行李箱上,等待和同事出發前往位于燕郊的東貿國際服裝城。今年20歲的夢夢3年前從河南信陽來到北京,經人介紹來到動批做導購,現在月收入過萬。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29日深夜,一家商戶準備連夜將貨物打包送往第二天即將在東貿國際服裝城開業的新店。店員大鵬(化名)忙完今晚將告別這份工作,準備先回老家歇歇。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  11月29日深夜,一家商戶準備連夜將貨物打包送往第二天即將在東貿國際服裝城開業的新店。店員大鵬(化名)忙完今晚將告別這份工作,準備先回老家歇歇。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對面,一家商鋪的店主準備和同去東貿國際服裝城的商戶一起離開。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對面,一家商鋪的店主準備和同去東貿國際服裝城的商戶一起離開。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晚上19點半,已經超過了市場規定的關門時間,前來掃尾貨的顧客卻還在源源不斷地涌進月月工作的服裝店。“這個架子的衣服全部5塊” “大衣100元,毛衣都純羊毛的,30元甩了啊”,這個28歲的東北姑娘站在木頭臺子上,一邊吆喝著,一邊把店里最后一件羽絨服從模特身上的脫下來遞給看中的顧客。

  動批閉市后,這家店將搬遷到豐臺區南四環附近的大紅門市場。從老家獨自來北京、在動批前前后后已經工作五六年的月月,卻沒有想好是否要跟著過去。“也可能去燕郊吧,那邊的市場有朋友在。”月月從賣場最后的忙碌中停歇下來,坐在收銀臺前,看著掃貨的人們。收銀臺上的點鈔機貼上了一張白紙,寫著“100元”。“真的有點兒舍不得”,忙了一整天的月月,睫毛膏已經在下眼瞼暈開了一點兒,“就好像你擱家(在家)住習慣了,再讓你去別地方,肯定不行。”

  東鼎門口,拎著黑色塑料袋的人流進進出出,門口的小三輪排著隊,等待著乘客。這種景象在動批并不罕見,只有突然的幾刻休憩讓駐扎在東鼎20多年的老李突然感到,動批的日子真的結束了。他也來自東北,在這里經營著一家女裝店,這一次將整體搬到位于燕郊的東貿國際服裝城,大部分貨物已經跟著貨運公司運到新的店里了。“舍不得能咋地?還不是都得搬。”在他的金杯前抽完一支煙,他踩滅了煙頭,沒再看一眼這棟樓,上了車,奔向燕郊的方向。

  和動批告別,在一些人看來卻也是新生活的開始。在東鼎干了20年、擁有兩家女裝店的李麗正打算趁這個機會回河北秦皇島老家養老,“干了這么多年,終于能休息休息了。”兒子目前在國外讀書,她和丈夫準備在這最后兩天把余貨都賣掉。

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門口,商戶將貨物搬上貨車。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11月29日晚,東鼎服裝市場門口,商戶將貨物搬上貨車。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29日晚11點,東鼎服裝市場門口,即將運走的貨物。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11月29日晚11點,東鼎服裝市場門口,即將運走的貨物。 中國青年報 王婷舒/攝 11月30日,“動批”最后一家市場“東鼎”閉市。路邊等待撤離的商戶。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11月30日,“動批”最后一家市場“東鼎”閉市。路邊等待撤離的商戶。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 11月30日,東鼎市場外的快遞車。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11月30日,東鼎市場外的快遞車。 中國青年報 趙迪/攝 11月30日,東鼎市場外等待運走的貨物,10月閉市的“世紀天樂”市場外墻上懸掛著“疏解整治促提升”等標語。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  11月30日,東鼎市場外等待運走的貨物,10月閉市的“世紀天樂”市場外墻上懸掛著“疏解整治促提升”等標語。 中國青年報 鄭萍萍/攝

  29日晚上9點多,東鼎市場里的電梯停止了滾動,地下一層的一個個店鋪門前掛起了花色各異的布簾,沒被遮掩住的店鋪里還能看到鞋子和衣服歪歪扭扭、零零落落地陳列著。手寫的“甩賣” “最后一天”告示隨處可見。幾個快遞員抓緊時間打包發往全國各地的商品。

  “哎哎,這個得拿著!這是老板最愛的搖錢樹。”二樓轉角一家比較大的店鋪里,夢夢和店里的幾個小伙子還在收拾店里的物品,把次日發給客戶的服裝打包。他們位于燕郊東貿服裝城的新店第二天就要開門迎客了,今天收拾好后將直奔燕郊的“新家”。

  3年前,夢夢從河南信陽來到一直向往的北京,在萬通商城門口擺過幾天攤。后經人介紹,來到動批應聘導購,老板毫不猶豫許諾的5000元工資讓她從此在這里扎了根。她將跟隨新店搬到燕郊,已經在市場旁邊提前找好了租住的房子。

  第二天,夢夢需要五點起床準備開張,這個今年20歲女孩的語氣中透著疲憊,講話時,印著“脾氣極差”和“性格極好”的耳墜一搖一搖,“沒事兒,我睡一覺就好了!”

  貨車一輛接一輛停在東鼎門口。據天氣預報顯示,這一天是北京下半年來最冷的一天。三個打扮時尚的年輕的女孩,拎著黑色的塑料“購物袋”有說有笑地走出東鼎。其中頭發最長的高個兒女孩停下腳步,放下袋子,舉起手機對準四周,原地轉了一圈。“再見啦,東鼎!” 她仰起頭,喊了一句。回過頭,和同伴一起鉆進了在門口等待的三輪車。

責任編輯:時鑫

文章關鍵詞: 東鼎 動批 謝幕 我要反饋 保存網頁
點擊進入新聞中心
網友評論 (不代表昌樂熱線觀點,僅供參考!)
評論加載中...
網站地圖 - 手機版 - 用戶幫助 - 用戶注冊 - 在線投稿 - 廣告投放 - 留言反饋
Copyright © 2007-2014 CL100.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